職工藝苑
【散文】又見山楂花爛漫
發布時間:2020-09-18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侯成軍 瀏覽:

 

每次看到礦上果園里開滿白花的山楂樹,總是感到格外的親切和留戀,心里也會有一份深深的、久違的、愧疚的情素在涌動。每當這時,就會停下腳步多吸一口潔白的小花散發出來的清新的、淡淡的幽香,聽一聽山楂樹那時不待我、我待何時心花怒放的氣息,這美景沁香頃刻間占據了我的心,填滿了我的視野,讓我仿佛又回到童年,想起老家院落里那一株山楂樹。于是,那煩躁的心得以平靜,心中的壓力得以瞬間的釋放,由衷地說出:久違了,山楂樹,久違了,我的伙伴。

上世紀70年代,農村還很窮,誰家里能有一株或者幾株果樹,對于孩子們是何等的榮耀和自豪。不必說有童年的樂趣,童年的玩伴,更有童年的期盼、少年的依托。

我家庭院中便有一株山楂樹,從我記憶時就有,詢問父母山楂樹的由來,說是姥爺從山上帶來的,母親看到新家的庭院空蕩蕩的,于是從娘家扛回山楂樹栽上,好似給清貧的家帶來一份家產,卻成為童年我們的一個玩伴、一個念想。

山楂樹沒有長大的時候,幾朵小白花掩映在茂密的樹葉之中,看似別有一番新氣象,無疑給我們的家增添一份色彩。樹在不經意中長大,當枝葉繁茂時,每次開花白茫茫一片,母親感到家里有白花不吉利,幾次發狠砍掉它,遭到我們的強烈反對,并說出山楂樹的諸多好處:春天當秋千,夏天可乘涼,秋天吃山楂。最后,無奈的母親放棄了砍樹的想法,山楂樹于是得以與我們一同成長。

樹越長越大,直到鄰居提出抗議,山楂樹已經越界3米多遠,我們只有忍痛割愛砍去了其中粗壯的一枝。

當山楂掛滿枝的時候,就成了我們的果園,即使酸得倒牙,仍然饞得去嘗一嘗,于是山楂在我們的品嘗中慢慢成熟。當山楂紅透時,母親總是把豐收的山楂裝在紙箱里藏起來,說等捂一捂不酸了你們再吃,可是等捂好的時候,箱子里已經所剩無幾了。

就這樣,年復一年,山楂樹陪伴我們走過童年、少年……參加工作后,可能是長大的緣故,生活中有了更多的色彩,漸漸地與山楂樹疏遠了……直到有一天回到老家,看著空蕩蕩的庭院好像少些什么,忽然想起我的山楂樹,急忙去問母親,母親淡淡地說,年歲大了,前幾年就死了,我頓時感到失落和悲傷!自責起來。我想,它一定也孤獨寂寞吧,它可記住我們兒時的歡樂和期盼!